手機資訊 ?? 期貨日報電子版 ??
首頁 >> 金融 >> 金融資訊 >> 正文

站內搜索:  高級搜索

中央定調適當提高赤字率 超萬億特別國債可期

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短期沖擊巨大,重新將經濟拉回正軌,宏觀政策必須加碼,其中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,而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,配合財政刺激拉動需求。

3月27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,明確將研究推出包括提高財政赤字率、發行特別國債、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、引導貸款市場利率下行以及刺激消費等一攬子宏觀政策措施。

其中,由于特別國債和地方政府專項債并不納入財政赤字率,因此這三方面舉措相對獨立,被外界視為應對此次疫情的財政政策“三板斧”。

國泰君安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高瑞東告訴第一財經,這是疫情暴發以來,財政政策相關的最強表態。疫情沖擊主要拖累總需求,這種情境下,貨幣政策相當于是用“繩子推車”,所以需要財政政策發力。作為拉動主需求的關鍵推手,財政政策將在一攬子宏觀政策中發揮中流砥柱的作用。貨幣政策起著配合作用,通過引導利率下行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和居民利息負擔,從而提振企業家投資動力和居民消費信心。

赤字率將破3%

衡量財政政策擴張程度,一個十分關鍵的指標是財政赤字率,赤字率越高,財政擴張力度越大。財政赤字率是指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,而我國財政赤字特指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超過收入的部分。

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,中國實施了積極財政政策,也被稱為擴張性財政政策,而由于近些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赤字率波動向上,前幾年曾觸及3%頂點,去年為2.8%。

此次政治局會議明確了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,多位接受第一財經采訪的財稅專家預計,財政赤字率將突破3%,但超過3.5%可能性較小。

“我國赤字率一直不突破3%,是因為將它作為財政安全的一個心理防線,實際上來自歐盟的3%紅線并不科學合理,歐盟一些國家也早已突破這一紅線,為更好應對疫情沖擊,短期赤字率可以突破3%,但也不宜過高,應該不會超過3.5%。”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施正文告訴第一財經。

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則對第一財經表示,今年的預算赤字率可以提升至3.5%,通過發行特別國債來為新基建提供融資保障,并針對中小民營企業加大減稅降費的力度。

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傾向于赤字率定在3.2%。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也認為,今年赤字率大概率將突破3%。2020年名義GDP預計將達到107.05萬億元,如果赤字率按3%算,那么財政赤字規模為32115億元。如果赤字率按3.2%測算,赤字規模為34256億元。

而2019年財政赤字規模擬定為27600億元。因此,如果按最保守的財政赤字率3%測算,財政赤字規模將首次突破3萬億元,相比上一年增加4515億元。

財政赤字規模擴大的原因,一方面是收入減少,其中一部分是受疫情沖擊,地方財政收入短收,今年前兩個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9.9%,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增速-18.6%。另一部分是今年新出臺超過1萬億元的減稅降費新政策,主要目的是減輕企業等各類市場主體負擔,這也造成財政減收。另一方面,財政支出不減反增,比如應對此次疫情各級財政支出超千億元,扶貧攻堅支出力度也較大等。

特別國債規模或是萬億級

由于特別國債不納入財政赤字,因此它是財政政策擴張的特殊手段,歷史上也僅僅用了兩次。

第一次是,財政部于1998年8月向四大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發行了2700億元長期特別國債,所籌集的資金全部用于補充國有獨資商業銀行資本金;第二次是2007年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8次會議決定:批準發行15500億元特別國債,用于購買約2000億美元外匯,作為即將成立的國家外匯投資公司的資本金。

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毛捷教授告訴第一財經,此次特別國債可能與前兩次比較相似,用于補充應對經濟發展重大挑戰的資本金,但也存在一些差別:一是此次特別國債不用于定向補充國有金融資本,而是為疫情影響下順利開展“新基建”等補充資本金;二是此次發行特別國債的目標不是降低金融系統風險,也不是專門針對流動性和通脹壓力,而是與地方政府專項債券一起服務于補短板、筑牢經濟新增長點。

明明認為,此次發行特別國債具有支持特定項目的特殊意義,面對百年一遇的疫情以及全球經濟增長受其影響而大幅下行的背景,通過發行特別國債可支持新基建、民生建設等,支持銀行補充資本金、加大對中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等,以及其他財政補貼等,在降低融資成本的同時,對于基建投資、促進消費都有積極作用。

多位財稅專家認為,此次特別國債將達到萬億元。

明明認為,此次特別國債總的規模將不低于2007年的1.55萬億元,在全球疫情的干擾下,不排除總量在1.8萬億~2萬億元附近,但是會分批(期)發行,參考過往,2007年特別國債一共分了八期,2020年第一期規模或將圍繞在5000億~6000億元,同時項目上也將更加豐富,例如抗疫特別國債等。

毛捷認為,此次特別國債的發行規模如果過小可能影響政策效果,保守估計在2萬億元以上。

地方專項債超3萬億

地方政府專項債也不納入一般公共預算赤字范圍,近些年為了穩投資補短板,專項債規模不斷攀升,去年達2.15萬億元。而不少專家預計今年專項債規模將突破3萬億元。

明明認為,新增專項債反映政府對經濟預期的態度,預計2020年規模約為3.35萬億~3.5萬億元,甚至不排除接近4萬億元規模。

上海財經大學鄭春榮教授告訴第一財經,由于地方專項債償債來源于地方政府的政府性基金收入,而這部分收入增長幅度有限,因此專項債規模可能不會有大幅增長。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認為,不宜過度擴大地方專項債規模,這可能造成對市場投資的擠出效應。

目前,財政部已經提前下達了2020年1.29萬億元專項債。截至3月20日,全國各地發行專項債10233億元,占提前下達額度的79%。

這些資金全部用于鐵路、軌道交通等交通基礎設施,生態環保,農林水利,市政和產業園區等領域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建設。前兩個月約554億元專項債用于項目資本金,這更好地發揮了穩投資補短板效果。

國君宏觀預測,如果2020年全部專項債都主要投向基建,而非像往年那樣大部分用于土儲和棚改,將推動全年基建投資增速達到10%左右。

鄭春榮認為,此次政治局會議指出,要加大公共衛生服務、應急物資保障領域投入,加快5G 基建、特高壓、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、新能源汽車充電樁、大數據中心、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七大領域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。此外疫情也暴露出我國醫療、公共衛生等基礎設施領域仍有提升空間。從穩增長和補短板角度看,預計上述幾大領域將成為地方政府債券資金投向的主要方向之一。

財政部部長劉昆今年2月份撰文稱,今后一段時間,財政整體上面臨減收增支壓力,財政運行仍將處于“緊平衡”狀態。在這種情況下,單純靠擴大財政支出規模來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行不通,必須向內挖潛,堅持優化結構、盤活存量、用好增量,提高政策和資金的指向性、精準性、有效性,確保財政經濟運行可持續。

貨幣政策重在降貸款市場利率

值得關注的是,此次政治局會議關于貨幣政策的表述,將“引導貸款市場利率下行”擺在首位。

在接受記者采訪的專家們看來,會議釋放了明確信號,定調接下來貨幣政策調控最核心的任務:降貸款市場利率。

中國民生銀行首席分析師溫彬認為,后續可能通過降低存款基準利率的方式為LPR(貸款市場利率報價)下行創造空間。

市場認為,短期內4月上旬或許就是“降息”的關鍵窗口。

野村證券預計,未來幾周央行可能會分別下調1年期存款基準利率和1年期MLF中標利率各25個基點。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和世界經濟產生更劇烈的沖擊,降息幅度將分別擴大至50個基點。

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該如何協調?章俊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,貨幣財政協調推進穩增長過程中,應以財政為主,貨幣配合。

興業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王涵也撰文分析,對中國而言,貨幣政策將繼續寬松,但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對沖手段。貨幣政策的主要作用是流動性紓困,實體經濟因疫情所受損失,仍需財政政策補貼來緩解壓力,因此當前政策選擇上,財政政策優先度或將高于貨幣政策。

明明告訴第一財經,目前疫情對經濟影響主要體現在居民收入和企業盈利下降,需要增加財政支出,支持居民收入和企業利潤增長。而貨幣政策要配合財政刺激,為特別國債和地方專項債發行提供好的融資環境,進而拉動實際需求。

(文章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)

責任編輯:李靖琴

《期貨日報》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极速赛车开奖官网